♧十五♧

狛日/出胜/瑞金/给菅原学长疯狂打call】】

—“止步不前”—

听说万圣节要吃糖?[虽然已经过了xx

那就试试看写小甜文好了,虽然不知道甜不甜。好久都没写过这种风格的了】】
最近看昼行,对老师心疼的不得了【其实是心疼翔平】,就考虑写个啾啾x狮子尾
嗯………怎么说呢,写完之后,羞耻度报表,这不是我写的,好吧,没错,我不会写这种小苏文的】】

本来想再写长一点的,但是我觉得吧,师生恋本来就需要很大勇气的,点到为止吧。电影结局老师是炮灰真的心疼,这也算自己给自己奶了一口。

以上就是一些啰哩巴嗦想先说的一些东西,感谢看我这么一长串的东拉西扯
○欧欧吸求轻喷
○小学生文笔请注意

以上


“小雀,该走喽。”
柚柚香扒开簇拥在桌前的异性,向呆然望着窗外的少女打了一下响指。

“诶?好。”

马尾少女慌忙地低下头将书本摞成一叠,又一股脑扔进包中,歪头沉思半秒又抽出写有“note”的本子拥在胸前。

做完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少女悄悄向斜桌望去,好友依旧没能从护花使者的小团体中脱离出来。

可能是知道班花有了打算回去的想法,各种邀请回家的声音也开始多了起来。

“我说小雀,快想想办法啊!”

柚柚香无奈的看着靠得越来越近的拥护者,终于皱起眉头,向又开始发呆的好友吼叫起来。

猫田柚柚香可能是忘记了自己好友最大一个弱点——“不作为”

而这个弱点注定了今天的事只能由她自己一个人应对。

“柚柚香,对不起。我刚想起来我有几道题不会做,我去问一下老师!”
少女晃了晃手中的“note”微微别过头。
虽然不想承认,对面如炬的目光真的要让她快崩不住了。

“那……明天见!”扯出一抹僵硬的微笑,与谢野雀溜出了教室。

东京的冬天来的特别快,就是那种“一个晚上树叶全从枝桠上不见”又或者是“周围人一夜之后都戴上了围巾衣帽”的感觉。

乡下的小镇周围栽的全是常青树,野雀也曾问过原因,父亲总是笑笑,她想现在她知道答案了。

【来东京也有一个月了啊……想想还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野雀搓了搓手开始了每天一次的总结感叹,嗯?那是什么?反正就是些无病呻吟的东西了,据说古代人称之为借景抒情。

学校每天放的都很早,现在这个点,走廊几乎看不到多余的人。
【已经折腾到这么晚了吗…】

少女靠在围栏前,拿出早被自己折皱的练习簿,耳边回荡的尖叫把自己弄的现在有些神经兮兮的。

“得赶紧走了…………诶?这里……”

野雀有些发愣的看着“教室办公室”几个大字,又狠狠鄙视了自己一番。
【下意识的就有到这里了吗,与谢野雀,你真的没救了。】

少女用手重重敲了几下脑袋,眼睛却偷偷往记在心里的地方瞟了三瞟。

还好,还在。

办公室很大,至少比小镇那个大了两倍之多,最最开始去参观的时候,自己的“刘姥姥进大观园”的姿态被柚柚香肆意嘲笑了一个星期。

当初的自己可能做梦都想不到,嘴巴上这么不饶人的班花,现在是自己最重要的朋友。

也不知道呆愣了多久,一声轻笑让某人终于回过了神。

“有那么好看吗,啾啾。”

熟悉的香气在鼻翼间漫开,顺势带来的风让野雀下意识的眨巴了几下眼皮,等再次睁开,一双漂亮并且非常熟悉的双眼正试探的望着自己。

“诶???!老师!!”

少女的反映让这个班主任乐得不行,佯装出审讯的样子,手自然的交叉环在了胸口。

狮子尾对与谢野雀的印象一直都是,一个连路都记不住的傻姑娘。

事实证明,的确就是这样。

他知道她很多事,但不知道她有更多事没有告诉他。

“想好借口了吗?”

“想好了。诶……不对不对………那个,我是来找老师问问题的。”

野雀被这个发现自己的“被偷窥受害人”着实吓了一跳,想象力丰富的野雀同学不免要好好临场发挥一下。
不过,大概今天不用那么费脑,现有的绝好理由拿来用就是了。

前者貌似对这个理由并不满意,但也没再刁难自己的学生,侧身退了几步示意让野雀进了内屋。

“那么,野雀同学有什么问题呢。”

“就是这个……”野雀将口袋里早被捏的不成样的练习簿平摊在桌子上,努力地将褶皱抚平,头顶上努力憋笑的动静另她把头压的越来越低。

“不要低头,你没做错什么。不许在我面前低头。”

下巴上微凉的触感一点一点在全身逃窜,对上双眸的最低层有自己的狼狈不堪。
啊,是老师啊。

是…老师啊……

没有预期到的眼泪沾上脸颊,刚清晰起来的前景又被蒙上了一层厚纱。
“诶……怎么………对不起,老师,我好像今天眼睛有点不舒服……进沙子了吧………”
慌忙逃开下巴上的禁锢,野雀用袖口胡乱的揉搓双眼,却不想越来越多的水珠争先恐后的跌落在地板之上。

下面发生的一切仿佛就像是场梦一般,没等她反映过来,自己已被轻拥入怀。

“果然傻的彻底。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能放心把你交给其他人呢。”

办公室里少女破涕而笑。

“嗯!”

赤渊:

《We Found Love》

我的英雄学院·MHA胜出同人文本

CP:爆豪胜己X绿谷出久

内含:《逃跑可耻但有用》、《知乎:哪位大神能来讲讲爆豪胜己的情史》、《We Found Love》、《All About Us》等文以及追加番外

原作:My Hero Academia我的英雄学院

开本:A5

页数:110↑↓

定价:35

工艺:可拆卸铜版光膜腰封,300g典雅过油单封+勒口,硫酸纸扉页,亚银烫字(暂定,具体以印刷选纸为准)

预售前30特典:

床头的相框:小胜和出久的合影

(7寸摆台无结松木相框+7寸柯达金色背印光面相纸)

预售前100特典:

冰箱上的贴士:爆豪胜己留给绿谷出久的便利贴

(米黄方形贴字+回形针)

预售全赠品:

小胜和出久的合影

(无相框版,相纸与特典版完全相同)

执笔:原po( @赤渊 ,具体试阅可戳lof或wb)

封面设计&宣图: @苏荼 

内页排版: @沉砚。 

特典画手: @耄耄虫骸 

特典排版: @weak_in_city 

预售地址:戳我戳我~

预售时间2017.07.22—2017.08.05

微博那边有转发抽奖,抽送我的英雄学院日本官方正版周边爆豪&绿谷娃娃挂件一套(见图5,图片来源网易考拉海购),未出荷已预订。抽奖微博指路:@小熊维尼和它的朋友们 。《We Found Love》的详细信息请戳以下图片与试阅。

占tag抱歉,再次谢谢大家的扩散与支持!(鞠躬

嗝屁】

火澈神宸:

授权转载汉化,勿二传。授权微博评论或者【戳】

你卡似乎觉醒了什么(

原作者Twi:AKE@hiroaca_ake  

汉化修图:我。

凑合看看,这周去医院去的频繁了一点,没什么空(……)

给幼驯染疯狂打call】】】】】】

KE:

幼驯染

我有一个小伙伴但是他不见了:

他们真好

量产型Five:

_奈夫_:

😭😭😭出胜真的好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把微博上的安利再发一份到lof!

这是一份发给首页各位没有看过《我的英雄学院》的、正看着的、看了却站不住CP的朋友,也是给苦于不知怎么安利朋友站这个CP的朋友的安利。经典的男主与男二——绿谷出久X爆豪胜己,简称#出胜#,一对强强幼驯染。安利条从展现了他们从认识到结婚的全过程。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都给我来吃出胜啊啊啊!!

复制一条转发里的出胜推宣言,说得特别好:

久的外表很温柔但是打起架来非常雄 咔是始终如一的骄傲非常凶 他俩的关系非常复杂 有互相排斥讨厌但是又一直纠缠在一起 不像其他幼驯染从小就相亲相爱的那种 各种感情都有所以十分好磕                                                

真的,求你们来吃吧!                                                        

笑得肚子疼233

山竹怪人:

只要功夫深,烈斩磨成针(x
格瑞手中线,金金身上衣(x

一根红线(?

WHO IS THE LUNATIC?【part2】(补了些东西

*中秋快乐,最近一直被月饼无微不至的关怀着,感觉药丸
*不定期更,说不定我明天就弃坑了呢
*补全了part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说,你也是被派来杀掉我的吧?】白发少年见来访者许久没有回应只好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问题。

【哈?你在说什么呢!我只是过来保护你们的而已】
日向创犹豫了一下,但出于礼仪还是说了句“打扰了”随即走入了眼前称之为非常“神秘”的房间。

可能是被自己的举动逗乐的病人突然又再次笑了起来。
【噗哈哈哈哈,喂喂,你在干什么啊,警察同志。这里是病房不是什么会客厅,打扰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像我这种低等的精神病人不足以让您驻足】

虽然不想承认,但日向自己的情商确实不高,
少年显而易见的逐客意思在日向看来仅仅是在一味的自暴自弃。

【这一点都不对吧,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不分什么高低贵贱,所以低等什么的还是不要再说了】
日向死盯着少年的双眼,那汪灰色却始终没流露出更多的感情变化。
【啊,日向君也真是........太另我失望了啊,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呢!日向君还是回去吧,我对你的木鱼脑袋已经没兴趣了】

少年向日向摆了摆手转身躺回了病床。

【诶?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哈?那种事看一下入住名单就知道了吧,真是个无聊的问题,哇唔~】
少年左手指了指桌子上的名册,右手捂住嘴深深地打了个哈欠。

室内的照明灯勉强能将周围照亮,顺着少年手指的方向,日向看见了被丢在桌角的一沓纸。

入住名单应该刚刚被白大褂拿走了才对,不可能会在这个........
【诶???!!怎...怎么可能!!!】

桌上的名单首页赫然写着日向创三个大字,而日向对这个笔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这个就是刚刚那本名册没错。

【你,你到底是谁?】
日向死命的摁住胸口,他心跳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

【诶?我是病人啊,日向君应该看得出来吧】
少年转了个圈,示意着“自己是穿着病号服的病人”。
【不过啊..........日向君.......】
少年突然凑到了日向跟前,缓缓的开了口。
【你觉得.......疯了的真的仅仅只有我吗】

没等前者反应,少年又恢复到了之前“你肯定是来杀我”的话题上。
日向望着头顶已经彻底熄灭的照明灯陷入了困惑之中。

环绕在耳边的狂笑声让他头疼的不行。

【那我就先告辞了,这本名册我就先拿走了】

日向估摸着时间也快到了6点,得抓紧到餐厅跟那个“白大褂”碰面,如果迟到给前辈们留下坏印象,那么就更别指望从这种鬼地方调出去了。

【还真是倒霉啊】
日向看着“205”的标记皱了皱眉。

算了,也没有必要这么在意那个人说的话,还是先去办正事吧。

脚步声逐渐平息了下来,一段死静后,走廊深处响起一声清脆的开门声。

——————————————

关于这座医院的构造真的非常匪夷所思,病房和就诊室相差了整整一楼先不说,楼层间也没有设置出窗户来,只有一楼的会客厅有个狭窄上锁的窗户。

这种设计不得不让日向联想到“监狱”,虽从另一个角度想也情有可原,但这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安让这个新上任的警察开始怀疑这个医院的真实性。

日向拍了拍自己的脸,迫使自己制止了更深的猜想,缓缓吐出了一口气。

还是别想太多了。

果然被那家伙的话所牵制住了么………

那家伙刚刚在耳边呼出的热气到现在还未完全消退,后知后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根,才发现那里的温度烫得吓人。

【冷静下来才发现没问那家伙的名字啊………真是太失礼了……下次再见到一定要问清楚………

……算了,还是别再见比较好………】

抛开了更多的胡思乱想,日向拉出一个自认为完美的微笑走进了一楼的餐厅。

与外面的昏暗不同,餐厅里的灯火通明让日向一时没来得及反应,光线直直刺入双眼,其难受程度也是不言而喻。

待适应了周边环境,就听见“白大褂”焦急的催促声。

【日向君还愣着干什么,快点过来啊!】

巡着发声源日向顺利地将目光锁定在了不远处的“白大褂”身上,不由露出了局促的笑脸。

【抱歉,我来晚了…】

日向轻轻抬起木椅在“白大褂”旁坐定,扫了眼桌上基本没动过的饭菜有了些许的感动。

【您可以先吃的,等我这么久真的很抱歉啊。】

【什么啊,不是等你,是在等院长呢,你啊,还是别在这之前动这些菜。】

“白大褂”见前者正想动手夹菜,好心提醒了一句。

【啊,是这样啊,我明白了。】

有些尴尬地缩回悬在半空的右手,日向干笑了两声。

正纠结于要不要找其他话题来缓解气氛时,餐厅大门被某人推开,伴随着的是一丝凉风。

日向缩了缩脖颈下意识地向大门望去。
……………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

【………诶…?】

日向震惊地看着门前微笑着的白发少年,微张的嘴唇颤抖着想发出些惊呼声,却碍于公众场合而硬生生吞下了自己的质疑。

【日向君,我们又见面了哦?】

诶?这很奇怪吧……

【日向君,不认识我了吗?我是狛枝哦?】

狛枝…………是谁?

【喂喂,我是,狛枝凪斗哦。】

白发少年微眯双眼,勾出一个危险的笑容。

part2     end

                                                                        




WHO IS THE LUNATIC?

*设定于精神病院发生的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cp病人狛x警察日
*ooc难以避免
*小学生文笔
*不知道何时填完系列
*进入主线会比较慢【真的会非常慢】
*我就喜欢用老梗,你咬我啊2333
*结局初步设定为be,中间会有甜甜的夫妻日常小段子【bushi】
*不要脸的打上狛日ta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呐,为什么那么执着呢?】
【不是任何举动都需要解释,而我的执着亦然如此】

其实有时候生活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所谓的美好,只是人们用以欺骗自己的理由罢了。

part1

距日向创第一次同前辈们来到这里也有两个月的时间了。
更准确的说,是日向从警校毕业到分配到这个精神病院已经有两个月了。

日向创也觉得非常奇怪,作为一个警察,被分配到专业不对口的医院已经很可笑了,更何况是这么一所特殊医院。

【日向你要知道,这一届你是最优秀的警员,经过上面的慎重考虑,决定将你分配到xx医院,协助医师治疗,必要时可以使用绝对手段。】

“什么嘛,就是看我是新来的,就把这么无聊的工作分配给我,找什么冠冕堂皇的话。。。”

黑发少年将手中的信纸揉成一团,随意的丢进了车厢中段的垃圾桶里,这么一投正好瞥见了桶中的棕色呕吐物,混着少许腥气一点一点的向四周扩散。即使是训练有素的日向创也受不了自己发达的想象神经,只好逼迫自己看向窗外,将视线投入那一大片绿色中。

又经过了一个小时的颠簸,巴士终于在医院旁的终点站停稳,早已疲倦不堪的司机骂骂咧咧的将寥寥无几的乘客赶下了车,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进了休息室。

日向看着满满两箱物不由叹了口气。

虽说只是一个新上任的警员但也不至于连个接应的人都没有吧。

【我还真是太不幸了。。。。】

抱怨归抱怨,可上司的指令不得不服从。黑发少年用手试着掂了掂箱子的分量,确定了没什么大问题后,朝着前方不远处的医院走去。

【让我看看我还能不幸成什么样子吧。】
日向创当时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part2

医院比日向想象的还要破败些,不论是内部的布置还是外部的装潢。

医院是隐藏在大片树海之中,不知道这是特意的掩盖,还是某些人将植被有意的种植于医院四周来达到“神秘”的效果。如果是后者,那么这个人也未免太过无聊了点。

刚踏入医院,一位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就迎了上来,说他是负责新来警员的衣食起居。

【辛苦了,这地方确实过于偏僻了些,不过我们医院是不会亏待警察同志你的。】

看来者大包小包的样子,白大褂男子突然讨好的笑起来,随即抢过日向行李直接搬到了三楼。

【警察同志,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最近医院发生了很多事,所以还请您尽快熟悉一下这里的地形,也方便以后保护我们这些医护人员啊。】

【诶?好的,不过用保护这个词也未免太过了些吧,我不觉得他们真的会伤害到你们。】日向在入住名单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后半开玩笑的向已经从三楼下来的白大褂说道。

【日向警官,如果你逛了一圈时间充足的话,你可以去病房看一看,不过事先提醒一下,205最好不要进去】男人接过名单后有些神秘的指了指上面的墙壁以表示楼上一层。
【那么就不打扰日向警官参观了,晚饭是6点整开始,请您务必出席,到时候,我会向你介绍一下你的主要工作还有些高层人士。】

说了几句客套话之后,白大褂就离开了医院。
【把205说的这么神秘,不就是引诱我进去么】
日向挠了挠腮帮苦笑着摇了摇头。总之,先按照他说的办比较明智吧。

医院总共分为四层,一层是会客厅与餐厅,虽说有会客厅,但前台竟然设置在二楼,可能是想来方便照顾病人吧,三楼本来是康复中心,现在临时搭建成了休息室,而刚刚被搬过来的行李也正放在一个小凳子上,在那里也看见了一些提前到的前辈们,互相打过招呼后,就顺着楼梯到了四楼,四楼是诊所,医生和病患整整隔了一层楼,这种设计安排也真是另类的可以。

了解完了医院的楼层分布后,日向决定去那个神秘的“205病房”看看。就算是危险分子,学过防身术的日向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医院采用的是独立楼梯间,所以到达任何一层楼都得特意去开门,虽然门推起来并不是很吃力就是了。
一踏入二楼领域日向就感受到这里与其他楼层的不同之处。
昏暗的走廊,不知从何而来的冷气还有空无一人的前台。嗯?等等,前台怎么没有人,这里的医护人员难道跟刚刚那个白大褂都是一个德行的么。。。。
叹出今天的第二口长气后,黑发少年缓缓迈入走廊深处。
单调的叩击着地板,在死寂的走廊中显得十分突兀,挂钟滴答滴答的在身后作响,不知名的日向开始紧张起来。

【205。。。。就是这里么。。。。】日向仔细的观察205房门与其他房门的不同之处,看了半天也没看个什么所以然,干脆直接放弃敲响了房门。
日向没想到自己会去敲这房间的门。
更没想到房间会是一个跟自己年龄相仿的白发少年。

好似知道会有人到访一般,白发少年做在床边很平静的微笑着,只是微笑着。没有请到访者坐下,也没有无视前者的意思。
日向有些疑惑的对上白发少年的眼睛,那灰色的双眼看不出一丝波澜,嘴唇勾出一个漂亮的弧度。
如果不是他接下来说的那句话,日向差点以为他跟自己一样,是个,正常人。

那个美好的少年站了起来,灰色的双眼死盯着来访者,僵持了半分钟后突然狂笑了起来。

【呐,你又是被派来杀掉我的吧?】

TBC